返回首页
万历通宝价格 嘉靖通宝价格 纸币收藏价格表 三分彩单双 第二套纸币价格 第三套纸币价格 第四套纸币价格 银元价格 邮票价格 金银币价格 连体钞价格
当前位置:三分彩大小 > 收藏百科 >

端砚鉴赏
来源: http://wwwhhh622.com  三分彩大小


 
石品优劣的鉴定前文已述及,端砚有各个石品,明乎则可知其优劣。根据赵汝珍《古玩指南》记载,兹分述之:
 
(1)青花:
 
沉水观之,若有苹藻浮动其中者是日青花。试以墨,若熬釜涂蜡者然斯为美矣。(《曝书亭集》)
 
青花微细如尘,隐隐浮出,或如虮虱脚者为上,粗点成片者次之。盖石极细乃有青花,青花者石之精华也。(《广语》)
 
青花欲细不欲粗,欲活不欲枯,欲沉不欲露,欲晕不欲结,欲浑不欲破(破者破心也,或含浅红点或白点,皆青花之病,精神不凝足故也)。如缁尘翳于明镜,如墨渖著于湿纸,斯绝品矣。
 
(《砚史》)
 
青花以微尘为上,鹅甬毛次之,蚁脚次之(亦名苍蝇脚)。次则鹅甬毛结(大如指,小如豆,鹅甬毛堆聚,外有黑绿或胭脂绿环之者,《砚辨》谓之青花结,乾隆以前所开大西洞<注:端溪著名水岩之一,自初唐开坑采石至今,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。水岩砚石是端溪名砚众坑中历史最长、石质最好、石品花样最多,也最为名贵的砚石,又称“老坑”砚石>多有之,近则少矣);次则玫瑰紫(大如豆,小如椒实,有胭脂晕环之者,惟大西洞有之),次则蝇头(每石或二三点,或十余点,石工亦谓之青花结),以大小相杂为佳(《砚辨》谓之子母青花),成片成行、枯而燥,皆不足重。
 
(《砚史》)
 
鱼脑冻:一种生气团团如澄潭月漾者日鱼脑冻,错落疏散者日碎冻。(《宝砚堂砚辨》)
 
冻者,水肪之所凝也。白如晴云,吹之欲散,松如团絮,触之欲起者是无上品,惟大西洞有之。洁白疏散者谓之碎冻,亦复佳。灰色、褐色者为下品。(《砚史》)
 
(3)蕉叶白:浑成一片,嫩净如柔肌,如凝脂,温而泽,沉而密,注视之深深然、隐隐然,如见其里,惟水岩为然。朝天岩(注:端溪著名砚石坑口,于清康熙年间开坑采石。
 
朝天岩石质较细腻,呈紫蓝色,有青苔斑点)虽有蕉叶白,然浅而露矣。(《砚书》)
 
火捺者,石之坚处,血之所凝,故其色红紫或黑。蕉叶白者,石之嫩处,膏之所成,故其色白,其一片纯洁,微有青花,如秋云绵密,或如水波微尘,视之不见,浸于水中乃见,必须心如毫发乃知其妙。此石乃在穷渊,水之所凝,云之所成,玉而非玉,冰而非冰,水为其气,云为其神,其石之质欲化,而冰之体已成。此真端溪之精英,其价过于琼瑶者也。(《广语》)
 
蕉叶白如蕉叶初展、含露欲滴者上也,素而洁者次之;黄而焦、蓝而灰者为下。(《砚史》)
 
(4)天青:莹洁无疵、略众美而色较青,名日天青。
 
此大西洞中层石,亦上品也。(吴绳年《端溪砚坑志》)
 
天青如秋雨乍晴、蔚蓝无际者上也,阴而晦者为下。(《唐询砚录》:“尝过金陵,于翰林叶道卿处见一砚,其色淡青,如秋雨新霁,远望暮天,表里莹洁,都无纹理。盖石之美者得于歙,今不复有”云云。按此即天青也)(《砚史》)
 
青花者,石之荣;鱼脑、蕉白者,石之髓;天青者,石之肉。荣无质,必傅他质而著之。傅于天青者上品,傅于鱼脑、蕉白者无上上品,惟大西洞有之。(《砚史》)
 
大西洞以鱼脑带青花者为极品,次则蕉白带青花,次则鱼脑、蕉白、天青无青花者。若冰纹带青花,乃千百中之一二,谓之绝品可也。(《砚史》)
 
(5)冰纹:大西洞三层冰纹,洁白如蛛丝网,纵横布密,他洞所无。(《高要县志》)
 
白晕纵横,有痕无迹,细如蛛网,轻若藕丝,是谓冰纹,亦曰冰纹冻,即大西洞亦不多有也。他洞白纹如线,适损毫颖,非所尚矣。(《砚史》)
 
(6)火捺:火捺,一名熨斗。焦斜斑处如火烧状,端人不以为病。盖岩石必有之,他山石皆无。(宋《端溪砚谱》)
 
(7)马尾纹:如马尾临风飘扬无定,为“马尾火捺”,或如五铢钱,四轮有钅芒,色淡而晕,为“金钱火捺”,俱可贵。如火烧漆器或坚黑如铁,名“铁捺”,俱碍墨不取。(《砚坑志》)
 
鱼脑、蕉白之外,有细缕围之,丝丝如理发者,谓之马尾纹。
 
(其纹微带青花,《砚辨》云:如一串鹅绒是也)
 
(8)胭脂晕:鱼脑、蕉白之外,有紫气围之,艳艳若明霞者,谓之胭脂晕。(石工谓之胭脂火捺)。此大西洞绝品,他洞所无。
 
凡鱼脑、蕉白必有火捺围之,尤难者马尾纹耳。石有胭脂火捺者必壮,故石工尤重之。(《砚史》)
 
(9)石眼:砚品中端石,人皆贵重之。载于谱记凡数家,取予各异,或佳其有眼为端,或以无眼为贵。然石之青脉者必有眼,嫩则多眼,坚则少眼。石嫩则细润而发墨,所以贵,有眼不特为石之验也。眼之品类,日鹦哥眼、鸲鹆眼、了哥眼、雀眼、鸡翁眼、猫眼、绿豆眼,各以形似名之。绿翠为上,黄赤为下。(《游宦纪闻》)
 
青脉者必有眼,故腰石、脚石多有青脉,有顶石多莹净,端人谓青脉为眼筋。(宋《端溪砚谱》)
 
圆晕相重,黄黑相间,冀睛在内,晶莹可爱,谓之活眼;四旁浸渍不甚鲜明,谓之泪眼;形体略具,内外皆白,殊无光采,谓之死眼。活胜泪,泪胜死,死胜无。(李之彦《砚谱》)
 
施愚山《砚林拾遗》云:“李谱辨活眼、泪眼、死眼,甚精确。
 
惟云死眼胜无,太过。眼不活则混杂不光彩,不如无眼。”
 
(《砚史》)
 
端石有眼者最贵,谓之鸲鹆眼。盖石文之精美者如木之有节也。今不知者反以为石病,吁可痛哉!眼之美者,青绿黄三色相重,多者自外至心凡八九重,其状皆圆,有若描画而成,以色鲜美、重数多而圆正者为上。其大者尤为稀有,绝大者有如弹丸,其次及其半则比比有之,小者至如麻石豆。亦有布列于砚或如北斗、或如五星心房之形者,价已不减数万。其生于墨池之外者谓之高眼,生其内者即日低眼。高眼尤为人所爱,盖以其不为墨所渍掩,常可睹于前也。(唐询《砚录》)
 
高眼、低眼之论甚精,砚心必不宜有眼也。《砚录》又云:工人每市石材,必以眼之大小多少为之轻重。若石之无眼,虽资质甚美,其大者不出千钱。工之精者每得石以手扣之,知其下有眼及多少之数,因画记之,后令磨琢,皆如其言云云,此传闻之误,不足据也。(《砚史》)
 
高眼石砚或曰石贵有眼,或曰眼为石病,均非笃论,贵石质精美耳。
 
盖自全岩言之,则灵秀之气结而成眼,然后随斧剖不逾径尺,取合砚度。石之精粗未必皆与眼相附,即眼亦有高下也。眼贵有睛,贵绿色,贵多层,黄色者次之。枯者为下眼,生石中,如珠圆,琢砚者须磨至半则睛见,过半则睛去矣。砚心不宜留眼,以墨污不堪玩,且磨墨已久,砚凹睛亦图去。(《砚书》)
 
老坑石眼,外层有淡墨圆晕,眼嵌石中,其圆如珠。初磨,见淡墨圆晕,即眼皮也。愈磨愈大,层亦愈多,睛见而眼适中矣。
 
再磨则睛去,愈磨愈小,层亦愈少,皮见而眼去矣。故宜眼处见睛而止,不宜眼处见皮而止毋再磨也。(《砚史》)
 
佳石虽无眼,可用;佳眼非好石,则不可用。故古人重质不重文也。(《砚坑述》)
 
石之青脉者必有眼,故辨石老嫩以眼为验。但眼在石中,剖之恰好,如获具眼,少失分寸,或中藏未露,或旁凿截去,同此一片妙质,徒以不见眼为劣,不亦固哉。至以有眼为石病,则矫枉过正,胥失之矣。(《佟雅汗漫吟诗注》)
 
赵汝珍在《古玩指南》中,同时还记载了端石中所存在的一些石疵。有石疵者,当然称不上优良品种,如:
 
(10)翡翠纹凝绿若洒汁,谓之翡翠纹。(《曝书亭集》)
 
翡翠纹有重绿、浅绿二种:或成块、或斜纹,无妨于墨,惟不适玩耳。(《砚坑述》)
 
石不成眼者为翡翠点,长者为翡翠纹,皆同一筋脉。宋谱云:“端人谓青脉为眼筋是也。”深绿、浅绿者尚足观,黄碧色为下。(《砚史》)
 
(11)黄龙灰黄色如龙蛇横斜布石上日黄龙。(宋《端溪砚谱》)
 
黄龙气弯环如贯,色微焦涩,在砚旁可存,在砚心则为病。
 
(《砚书》)
 
老坑之大西洞无黄龙,余三洞皆有之。黄龙者土气也,石之壮者必无此病。(《砚史》)
 
(12)玉带白凝于绿纤而长者,谓之玉带。(《曝书亭集》)
 
有白筋大于金钱约一倍者日白间纹,微夹一缕嫩青色者日青间纹,今皆谓之玉带。(《宝砚堂砚辨》)
 
《砚辨》谓大西洞无玉带,非也。《高要县志》云:“四洞皆有。”
 
(13)玉点有白点大如绿豆者日石榴仁,今谓之玉点。(《宝砚堂砚辨》)
 
《砚辨》谓大西洞无玉点,亦非也。《高要县志》云:“四洞皆有。”
 
(14)金线脉理黄者谓之金线纹。(苏易简《文房四谱》)
 
石有金线,此正为病,端人所不取。(唐询《砚录》)
 
(15)银线银线、金线、水线,惟银尚细密,不捐毫,余皆粗疏,摩之触手。(《宝砚堂砚辨》)
 
(16)铁线铁线乃麋皮隔处,若于线上凿之,则应手而断。(宋《端溪砚谱》)
 
(17)水线如硬裂纹者日水线。(《宝砚堂砚辨》)
 
水线即宋谱“惊纹”。然谓为斧凿触裂者,不尽然也。周氏《砚坑志》云:“有白痕一线日水线,颇不拒墨,”则又误以银线当之矣。
 
(18)麻雀斑点墨斑相比者谓之麻雀斑。(《曝书亭集》)
 
斑点稍长,成行密比者,谓之松皮纹,与麻雀斑同病。
 
(19)猪鬃眼猪鬃眼,凡石有之皆非上品。然甚落墨,久而不滑。(《砚坑志》)
 
猪鬃眼,如拔去猪鬃,毛孔石理不凝结,故有此病。
 
(20)油涎光大西洞每一石分四层:第一层名天花板,色紫赤,多斑钉;第四层名底板,色青黑,多筋纹,间有净者,面作油涎光。
 
(《端溪砚谱记》)
 
油涎光,如油著水面,坚滑不受墨,老坑之病以此为最。
 
(21)五彩钉大西洞有白质五彩钉、绿质五彩钉。钉之坚实拒刃,杂坑所无。时人借此辨真赝,然皆石之疵也。正洞有绿质五彩钉、朱砂质五彩钉,小西洞止有朱砂质五彩钉,东洞无。(《宝砚堂砚辨》)
 
大西洞五彩钉,宝光闪烁,与他洞迥别。然石工往往嵌置他石以欺人,不可不辨。《高要县志》谓:大西洞、小西洞有五彩钉,东洞无,与《砚辨》异说。
 
(22)朱砂钉朱砂斑以鲜妍光彩不碍墨,当亦无害。(《砚坑志》)
 
朱砂钉拒刃,四洞皆有,大西洞尤明润。
 
(23)砂钉砂钉大如指头,顽硬如钉。(《砚坑述》)。
 
按:无色可名,但日砂钉。
 
(24)虫蛀(宋谱谓之钻),剥蚀如虫啮,谓之虫蛀。(《广语》)
 
五色如何鉴别者,亦不可不察也。盖石性贵润,色贵青紫,干则灰苍色,润则青紫色。若性枯燥,色黄褐,皆下品也。(宋《端溪砚谱》)
 
石色白为上,青次之,紫又次之,灰苍、黄褐为下。如云之英英、水之渊渊者,色之上也。如陈泥,如槁木,索然无生气者色之下也。生气既尽,虽白与青亦弗贵矣。(《砚史》)
 
从上述介绍中,我们还可以看出,石品与石质相互关联,一般说来,好的石品,其研磨性能也好。
 
当然,石质的好与差同坑口也有关系。以石品来谈论砚的好差,具体、细微,而以坑口的不同来评定石质,则简明扼要。端砚的石质可分为山坑和水坑二类。水坑佳品由于长年浸于水中,温润如玉,细腻嫩爽,滋润,坚实,严密,具有发墨不伤毫、呵气可研墨的特点。《古砚辨》所称:“端溪下岩旧卵石黑如漆,细润如玉,叩之无声,磨墨亦无声。”《笔墨纸砚笺》所云:“下岩天生子石,温润如玉,眼高而活,分布成象,磨之无声;贮水不耗,发墨而不败笔者,为世之珍。”《端溪砚史》所曰:“体重而轻,质刚而柔,磨之寂寂无纤响,按之如小儿肌肤,温软嫩而不滑,秀而多姿,握之稍久,掌中水滋。”指的都是水坑砚石。山坑砚石就不如水坑那么温软嫩滑,握于手中,也不会有水滋滋的感觉。水坑石开采的地点为水归洞、大西洞、小西洞、坑仔岩。端砚中以水归洞和大西洞之砚石为最佳,坑仔岩砚石其次,其余坑口砚石多为山坑石。笔者于十年浩劫中有幸得睹水归洞砚石珍品。该砚石为二方大小一致的八英寸的长方形砚板,无雕工,紫檀嵌银纹砚盒,外又有一金丝楠木套盒,掀开砚盒盖,在盒盖的背面有乾隆年间阮元用珊瑚笺写的一行小字:“水归洞砚值纹银五佰两。”该砚石幼细滋润,恰如婴儿之肌肤,晶莹洁净,色天青。《端溪砚史》中说:“天青如秋雨乍晴、蔚蓝无际者上。”当为绝无仅有之珍品。可能是佳石难觅良工,所以不施雕凿,惟平板而已。现此砚已藏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 
其实,熟悉不同坑口所出砚石,还可以大致判断出它是什么时代的产品。这是因为端石按开采时间的不同,还有宋坑、明坑和清坑之分。宋坑又分为“将军坑”、“梅花坑”和“坑仔岩”三种。
 
将军坑石色紫红如猪肝,质地致密,润滑坚实。砚石中有火捺、金星点及金钱火捺等品。梅花坑也称“九龙坑”,砚石呈灰白微黄色,有梅花点,因此得名,该坑砚石又以眼多著名。坑仔岩石质纹理细腻、坚实,有青花、火捺、蕉叶白等名品,尤以眼多著称。
 
明、清二代的砚石按各个开采时期的不同,各可称之为明宣德坑、万历坑、清乾隆坑等等。
 
雕工的鉴定雕工的鉴定不光是察看砚雕技术(诸如线条的挺括与否,形象的逼真生动与否),更重要的是要通过对砚台造型、图案内容的审定,大致上能判断这方砚台的年份及其艺术价值。对砚台年份的判断,亦即收藏界常说的“断代”;断定它是什么朝代的作品,也就可判断它的文物价值。而对砚台艺术内容的审视,尤其是对明代以后的作品,更应该慎重、仔细一些。因为明以后的砚雕艺术已经走上一个新的台阶,流派与地方风格逐渐形成,事实上也正如《茶余客话》所言:明代以前,因为砚材容易得到,所以当时的造型大多“端方正直”,有纹饰的十分少见。其后,优质砚材稀少,砚价日上,于是“各式竞兴,镌山水鱼虫花卉于池上”。
 
倘若砚材一般,就会更倚重砚雕的艺术内涵。这种艺术内涵体现感情与技巧的结合。“感情”者,即是以砚抒情、寓情于砚;“技巧”者,即雕刻的方法和技艺。这里,我们先说端砚雕工的鉴定。
 
端砚的雕刻工艺精良,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和深邃的文化内涵。端砚始于唐代,其雕刻也始于唐。
 
唐箕形陶砚初唐的端砚,以实用为主,砚面上不雕任何图纹,毫无装饰;
 
砚形多长方形、方形,砚底多出脚,有的在砚底及两侧刻有砚铭。
 
递至中唐,端砚艺人开始在砚台池头雕刻线条或简单的图纹,内容以山水、花鸟图案及仿古图纹为主。构图严谨,线条洗练,风格粗犷豪放,造型大方。当时,上层社会中还产生并逐渐形成对各种砚的石质、雕工进行评论的风气。砚多为箕形,即米芾《砚史》中所谓的形状“如书风字”,又称风字形。
 
宋代的端砚,构图非常简练,围绕实用,突出主体。造型大方,显得古朴、雅致。其主体一般采取深刀雕刻,适当穿插浅刀,必要时还加以细刻点缀,因此对比强烈,重点突出,粗中有细。
 
式样亦由简单至复杂,品种由单调至繁多。当时已出现太史砚、兰亭砚、凤字砚、风字砚、石渠砚、长方砚、杂形砚。宋英宗治平年间(1064~1067),各地方官为取悦皇帝,盛行名砚上贡之风,端砚式样更是五花八门,并由此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。
 
明代端砚的题材、砚形、砚式、设计、雕工,又有所发展。从砚式上看,明代起了承上启下的作用,它继承唐宋以来的砚式,而且在此基础上又创造出更多的砚式,如蛋形、神斧、金钟、古鼎、古琴、瓜果形,还有单打砚、走水砚、斗量(斗方)砚、淌池砚等,精雕细刻,构图也饱满,表现出浓厚的生活气息和地方色彩。
 
这里特别要提一提的是“平板砚”。“平板砚”以特别优美的砚材取胜,形制一般为长方形,只施剔平、磨光之工,不加雕琢,不开墨池和墨堂,其用意在于表达“佳石难觅良工”,对此,文人和嗜砚石者都孜孜以求,视其为宝物,价格也高昂。这种平板砚的风格一直要延续到清代。
 
清代端砚更重雕工,由于当时端石佳品层出不穷,士林都非常讲究砚石的色泽、文采、声音、嫩润以及题铭,这就导致端砚的雕琢更趋艺术化,所以上好的清端砚往往给人以华美的感觉。
 
端石的石质细腻,易于雕刻。砚雕名家雕刻端石,更容易显其身手。所以,端砚中不乏名家之作,如顾二娘、黄宗炎、黄易、张纯、刘源、梁仪、汪复庆、陈端友等,都有端石传世佳作。
 
真伪鉴定(1)石质辨伪“四大名砚”之真伪鉴别,主要是对端砚真伪的鉴别,因为端砚最名贵,造伪也最多。赵汝珍的《古玩指南》中有明确记载:
 
端石之伪,自宋已然。盖宋时之端砚非徒国家责令岁以为贡,即一般流俗亦竞争收藏。端溪岩石不足应用,因之附近居民每四出采取他山之石,负运来端,改制为砚,以惑人者。然多不发墨,以之研墨虽不适用,而纹理奇妙,殊为美观,用充玩好,颇足欺世。宋时士大夫家所藏端砚,此类占多数也。
 
他处砚石类端者有洁石,出九溪、氵黎溪。表深青,里深紫而带红。有极细润者,然以磨墨,则水寒而不松快,愈用愈光,而顽硬如镜面。间有金线、黄脉直截如界行相间者,号紫袍金带。宋高宗朝戚里曾以进御不称旨,从此即未特显,而附庸于端石以存世也。次则于有辰沅州之墨石,色深黑,质粗糙,或微有小眼,黯然不分明。人不知者往往称为黑端,其实与黑端相去天渊矣。今端民负贩者多市沅砚璞而归,刻作端溪样,以眩士大夫,每获重价。若辰沅人自镌刻者则大雕篆,或作荷花莲水波、犀牛、龟鱼、八角六花等样,藻饰异常,虽极精巧而材不堪用也。再次则为端溪附近之伪石。端之旁有村曰黄冈,居民甚多。自宋以来,即依石为生。常取端溪附近之石冒为端石。有时得有与端溪脉理接近之石,气韵颜色亦足乱真。今世之所谓端砚者,此物占十之二三焉。且居民刻石为世业,故作伪之术亦超越一切。
 
其作伪以石眼为多,即移他石之佳眼或染制佳眼嵌于其上,蜡以沃之,若非挖取以验,则虽精于鉴别者亦常为所欺。侯官高固斋先生有诗云:“石工欺汝只纤毫,翡翠殊砂总未高。
 
鸲鹆眼多堪抵鹊,梅花坑好可磨刀。”观此则知奸匠之伪造由来已久,非自今日始也。除作假眼外,即以刻面作伪,或照著录上名砚式样仿作,或刻名人之诗词,落名人之款。所谓伪为,仅限于此,其他无能为力矣。至以他石充端石、劣石充佳石,乃系伪售而非伪制也。
 
赵汝珍以上所言,还只是从石质上辨真伪,并且,究竟还有哪些“他山之石”被用以“伪售”,他也未细说。据我们所知,当今能用来冒充端石的,至少还有湖南的祁阳石,山西的五台山石,四川的攀枝花石,山东的紫金石、温石,云南的苴却石等。对此,必须认真鉴别,进行看、摸、敲、洗、掂,然后仔细识别;其中最主要的是对纹理(美纹)的识别。因为假冒的石质粗看相似,本质总是有差别的。以攀枝花石和端石相比,攀枝花石中虽然也有美丽天然的花纹,称之为绿标和黄标,绿标色如芭蕉叶,黄标色如南瓜皮,一块块大小形状都不一样。但是,它们和端石中的翡翠斑、黄龙、蕉叶白、鱼脑等有明显的区别。攀枝花石中也有眼,品种也多,有的呈碧绿色、苍绿色、金黄色、糙米黄色,大小不一,大的状如鸡蛋,小的比之绿豆,其眼色清无晕无睛,比较单调。
 
这和端石中的眼,无论在大小、颜色、神采等方面相比较,差异都很大,一比较就能分辨出来。
 
端砚的真伪,除了从质地、纹理上进行辨析,还可以从雕工、砚铭、包浆和装饰上进行鉴别。
 
(2)雕工辨伪端石为名砚石之最,一般都不轻易下刀。历史上,许多砚雕名家喜欢在端石上大显身手,所以,传世的老坑端砚大抵都是砚雕流派的艺术精品,而伪品的雕工往往都显得平庸。这是端砚鉴别中应该了解的最基本知识。除此之外,这里还必须指出:
 
砚台收藏家通过对雕工的鉴定,不仅可以识别出名砚石的真伪,而且还往往能看出它是否以新砚充古砚(古砚的真伪),以一般的雕工来仿冒名家的雕工(名家砚雕的真伪)。
 
对于一般古砚的考证,可以从款式、样式、图案等方面来分析、辨别。传世的古砚中,唐宋砚较少,较多的是明清古砚。所以,鉴别时,对古砚所表现的时代风格、地区风格、流派(名工)风格等,应该一起考虑。举例来说:现在我们比较常见的明至清初的淌池砚,其雕刻的线条挺拔圆浑,以砚池的顶部线条为例,若仔细观察,该线条在圆浑之下,其实还有向内凹成弧形的特征。如果用右手的食指按上去,食指正面凸出的弧形与砚的凹入的弧形正好相贴,这就是古淌池砚的特征。仿古者往往不知个中细节,只讲究线条的圆浑和砚面的外形,就“露馅”了。
 
关于仿名家砚,如仿制的顾二娘砚,不外有两种情况:一是取旧刻工的端砚加款。要知道顾二娘乃清初艺匠,加款之砚若为清代中后期的坑口和雕工(包括原配旧匣的年代),与原作的时代不合,那么不管其是否佳石良工,皆应列为赝品。再说,后加款的刀痕与顾二娘作品中的刀痕,由于年代的差异,风格和痕迹、色泽都不一致,也比较容易辨认。二是取苏州蠖村石制砚。蠖村石为山坑,呈灰青、灰黄,色枯,质松若泥、易吸水,不发墨,琢成的砚式多为篾子砚、菌形砚,篆款还藏于篾子和菌菇之中,须细察之方能发现,无论雕工和刻款,与真品对比,相形见绌。而且,蠖村石砚多产于清代晚期,仿得再逼真,也是徒劳。
 
(3)铭文的辨伪因为从砚铭的题识内容,可以看出历代制作者、收藏者的见解、抱负、经历和砚的收藏传递轨迹,它是砚的文物价值的重要体现。所以,传世的砚上铭文假冒者甚多,作伪者借此沽名钓誉,识别颇为不易。这只有广见博闻,积累较丰富的文史知识,仔细地揣摩比较,方可避免误定。
 
对于砚铭真伪的判别,先要了解铭刻作者的个人风格(书画、人品、学识等)和时代风格与铭的实际文辞是否一致;其次是看实际雕刻的手法、刀痕与作者的艺术手法及其所处的时代风格是否相符,会不会后加款;再次是看铭的所在部位是否落落大方和得体。铭刻中或有表示馈赠、易换的文辞,那么其落款的称呼是否相符,也可用作鉴别时的参考。比如:清代早期的称呼多有某某大兄先生、某某道兄先生;清晚期至民国时代称某某仁兄大人,某某山人、道长;建国后至八十年代都以同志称呼,现今又盛行先生的称谓了。当然,还必须注意铭刻者的印章的真伪。
 
例如:一方古砚上有陈曼生的铭。陈曼生是清代中期浙派书画篆刻名家,善用切刀法刻印,风格苍劲古朴,如果该铭中陈曼生留下的印章所用不是切刀法,风格也与上述迥异,就应判为伪铭。事实上,我们所见到的带铭的古砚中,往往会有伪铭(俗称“后加款”)出现;有些佳砚加上伪铭,画蛇添足,反而降低了原有的价值,我们不可不知。当然,佳砚真铭,铭刻者的名头又大,这无疑锦上添花,价值会大幅度上升。
 
(4)“包浆”辨伪对于古砚真伪的判别,观察古砚的“包浆”,也是一个重要环节。包浆是依附在砚的表皮的一层自然光泽,它是数百年来砚材的自然老化和经过人的日夕摩挲才形成的,决非一朝一夕之功。砚的包浆可以证实砚的新旧、年份的久远程度。近年来有人为仿古砚,将新砚用化学方法、烟薰方法、墨垢、茶叶水浸渍等方法做旧,竭尽心力做成包浆,但终因光泽过于剧烈、包浆在砚面的依附深度不够而被识破。
 
(5)装饰辨伪1995年春季,上海朵云轩拍卖公司拍出一对六英寸的“广作”浅浮雕花卉天然端砚,紫檀匣,二方紫檀砚匣外,还配有一只紫檀方匣,装潢相当考究,当是清末宫廷里的“礼品”装潢,而该二方端砚的石质和雕工均属中上档次,按当时的行情大约估价在四至六万元间,可大出意料的是拍卖的成交价竟高达50万元,这不能不说是装潢之功,砚的装潢成了鉴赏砚的重要一环。
 
但是,砚的装饰也有真伪。虽然砚的装饰像砚匣、锦套之类,对于砚的真伪的判别只能起到辅助、陪衬的作用,但也不能不辨。
 
一般来说,砚匣考究,里面的砚也不会差。像旧的红木或紫檀砚匣,匣内壁是黑色的推光漆,此类装饰的砚匣年代大致在明末和清初:在砚匣正面上方嵌有玉牌的装饰,其年代当在明初和明中期。确定了砚匣的年份,进而也就可以推断匣内的砚也当在此年代或者更早一些时候。但是,偶然也会出差错,尤其是有人以新砚配老匣蒙人耳目,鉴别时就更要小心谨慎。
 

推荐阅读
推荐阅读
返回首页